看看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野狗馴養指南 > 野狗馴養指南 第10章 怕你疼

野狗馴養指南 第10章 怕你疼

 熱門推薦:
    1;912;5991;;19;19;19;6;5;5;1;8;1;21;6;9;11;09;;“這樣反過來就是愛上一個人的表現了?”樓衡問。

    陸晃聳聳肩:“我也不知道。”

    樓衡:“……”

    拍拍他肩膀,陸晃讓他往下繼續看評論。

    “嗯……一萬次播放,評論才三十七條,有點少啊。你看看有沒有評論提到你的。”

    樓衡看了成片之后對這個網劇本來就有限的信心變得更加稀薄了。他一條條地翻評論,最后找到了十一條提到自己的。其中五條涉及“那個白襯衫的挺帥”,兩條提到“白襯衫好傻”,兩條認為“男二太娘了吧”,一條“女主是配角已發掘”,一條則在“男二感覺好賢惠”后貼了一堆樓衡不太懂的顏字。

    樓衡有些開心。自己被發現了,被人從茫茫的世界里發現了。雖然現在只是幾句寥寥的評論,但已經是他涉足表演開始到現在,得到的最棒的反饋了。

    “怎么,高興了?”陸晃見他開始有些笑意,忍不住又要打擊,“就連一句樓衡我愛你最多兩秒鐘的事,何況這些?網上的評論不要太認真,的人本來也不太認真。”

    樓衡沖他笑笑。他不會告訴陸晃,自己本來已經沒什么興致,但在看到這些評論之后心情轉好,他又開始對接下來計劃好的推倒大業充滿期待了。

    在網吧里蹭足了一個時,兩人把同期的幾部網劇都過了一遍,發現了一兩部很不錯的作品。陸晃以為樓衡會遺憾,因為他沒能接到一個更好的劇本,呆在一個更好的劇組。但樓衡很平靜坦然,他抱怨是沒有用處的,唯有不斷向前才能進步。

    陸晃有些驚訝:這是樓衡會的話?

    樓衡指著墻上貼著的廣告。

    “抱怨沒有用處,唯有不斷向前才能進步——富來快速貸款,助你成功進步”。

    陸晃:“……少看些沒用的。”

    回去的路上星光一片。老城區里沒有那么多燈光,夜顯得特別濃。路邊三三兩兩的夜宵攤子上坐滿了人。敞開懷的漢子,把西裝脫下捋起袖子的年輕人,衣著清涼的濃妝女子,形形色.色,聲音繁雜,都融在嗆鼻的煙氣和濃郁的食物香氣里。

    “餓嗎?”陸晃走了一會,回頭問樓衡。

    樓衡正低頭給向銳發短信,聞言點點頭:“你請我就吃。”

    陸晃好。兩人狼吞虎咽,干掉了三十多串牛肉串。樓衡一邊跟陸晃這些夜宵攤上的牛肉羊肉都是用老鼠肉做成的,一邊忙不迭地從陸晃手里搶下最后的幾串肉塞在自己嘴里。

    “為你好,別吃那么多臟東西。”他口齒不清地。

    陸晃無言,又加了幾串雞翅和兩份炒螺。

    樓衡吃得滿足,心情又好,盯著正用猛火炒螺的老板看了幾分鐘后,跟陸晃了他大學時候的一件事。

    當年的樓衡也是枚新鮮稚嫩的帥哥,騎個二手自行車穿個白襯衣在綠意盈盈的校道里那么一個來回,就能吸引好多女孩的目光。他長腿在地上一放,自行車穩穩地停住了,手里再抱著幾本書,黑框的平光眼鏡往鼻梁上一搭,簡直連宿舍樓里的大媽都忍不住上前多侃兩句話。

    陸晃:“……重點。”

    重點就是,這副模樣的樓衡出乎意料地,拍了人生中的第一部戲。

    學校電影協會的會長在籃球場上看樓衡打過幾回球,又在大課上跟他過幾次話,一來二往地,就開口問他有沒有興趣拍個實驗性質的微電影。樓衡當時還懷著個好好學習拿遍獎學金的單純夢想,對于一切阻礙自己拿獎學金的行動都沒什么興趣,直到會長“現在就少了個男主角,贊助商我們也找到了,給男主角的酬勞是五百塊”,樓衡二話不,當即為五百塊折了腰。

    大學生能用得起的器材并不十分優質。電影協會在學校里又是歷年評不上優秀社團獎的二流社團,每年拿到手的經費外加會員入會時每人交的20塊錢會費,勉強夠維持一個月一次的幻燈機觀影活動。但這一次的微電影卻奇跡般地拉到了一個財大氣粗的贊助商,贊助商沒什么別的要求,只要在微電影里出現他們的品牌手機就夠了,但卻給電影協會新購置了一批過得去的器材。

    樓衡直到拿到劇本,才明白贊助商為什么突然那么壕。

    一是因為寫出這個劇本的人,就是這個品牌手機董事長的女兒。二是因為這整個微電影,完全就是這個手機的廣告。

    微電影拍了一個多月,樓衡在這一個月里簡直如同發現了新的自己。

    他飾演的是一個在教室里意外拾到遺失手機的男孩。他循著手機主人在手機里留下的訊息尋找失主,卻在尋找的過程中發現這部手機錄制下的影像中,反反復復地出現自己的背影,而他對這些場景毫無印象。

    無人的操場、熙攘的食堂、安靜的閱覽室……學校里可以利用的場景全都用上了,樓衡時而是那個在正常的世界里熱心尋找手機失主的男孩,時而又是被關在手機影像里無法逃離的神秘少年。一個多月的拍攝下來,他們宿舍的人全都他魔怔了。

    看到成片的那一刻,幾乎所有參與拍攝的人都哭了。電影協會人不多,參加了這個拍攝的成員除了兼任道具師的導演、兼任錄音師的編劇、兼任攝影師和燈光師的會長之外,就只有包括樓衡在內的三個演員了。淚腺比較淺的幾個女孩哭成了一團,會長紅著眼睛跑到導演身邊狠狠抱著他。樓衡一個人搬椅子坐在廣播室的角落,呆呆地看著投影到斑駁白墻上的微電影。

    他頭一次知道,原來屏幕上的自己真的是另一個人。

    對演戲的興趣就此一發不可收拾。這部不宣揚積極向上思想的微電影沒有獲得學校各類戲劇節和大學生電影節的青睞,但在學生之中引起了巨大的反響。

    介于懸疑片和驚悚片之間的氛圍,和留著輪回懸念的結尾,讓這部可以粗制濫造的電影出乎意料地獲得了極高的民間評價。

    大量的贊語都集中在“編劇太厲害”上,剩下的大多是“攝影師好吊”和“演主角的人挺帥”。

    之后樓衡陸續還參加了電影協會的幾次拍攝活動,但由于經費原因,再也沒出過更好的作品了。

    完這一切的樓衡頓了頓,問陸晃:“你知道那個寫劇本的編劇是誰嗎?”

    陸晃搖頭。

    “木木,是木木。”樓衡眼神有些發亮,“是《剃頭草》的編劇木木。”

    陸晃有些吃驚。

    《剃頭草》這部電影風格詭怪,國內評價一邊倒的不好,但在國外的幾個電影節上都收獲了很大的贊美。除了導演之外,編劇木木在這部電影里安插的數條暗線和唯一一條明線之間環環相扣的邏輯功力,同樣受到了極高的贊譽。

    “那你們應該是舊識。在這個圈子里能有一個舊識,就等于多一條路,以你的性子,應該利用起來才對。”

    “算吧。可是關系不好。”樓衡笑笑,“因為她我不懂邪典電影的魅力,以前就不大跟我講話。哎老板,你懂什么是邪典電影么?lt片,知道么?”

    陸晃灌了半杯啤酒,點點頭。

    “魅力,古里古怪的,能有什么魅力。這種電影里不是殺人魔就是色.情狂,魅力在哪兒?”樓衡喝得有點多,眼神亂晃。

    “……不是這樣的。”陸晃欲言又止,但樓衡沒察覺他的不同。

    “你看過《第三扇窗》這個片么?我聽木木,她寫那個手機微電影的時候就借鑒了里面的一個什么手法,還是什么概念……你,你讓我想想……”

    陸晃把剩下的半杯啤酒也喝了:“是輪回嗎?在兩個世界間不停輪回,所以主人公分不清哪一個世界才是正常的,”

    “對對對!”樓衡咬著雞翅,目光炯炯,“老板你懂得好多。”

    陸晃笑笑沒話。

    “就是這樣,我開始對拍戲產生興趣了。而且我還是有些天分的,對吧老板?自己有興趣,還有點兒上不了臺面的理想,我還是可以拼搏一下的對吧?”

    “嗯。”陸晃似乎在想什么,有些敷衍地回應,“你棒棒噠。”

    把微醉的樓衡拖回賣部也費了陸晃一番力氣。

    明白今晚樓衡又要賴在自己床上的陸晃,把浸了冷水的毛巾往樓衡臉上一蓋,進房間去抱自己枕頭了。樓衡睡覺可以,但枕頭不許用,因為陸晃自己也要用。

    樓衡不知何時把毛巾搭在肩膀上,挪到了他背后。

    “老板。”

    “嗯?”陸晃一手抱著枕頭,一手拿起風扇目不斜視地往外走。

    樓衡看他就這樣把風扇拿走了,愣了一會忙:“我也要吹風扇。”

    “想吹自己買,電費自己出。”陸晃看他一眼,“我也很熱,能給你張床鋪睡就不錯了,廢話那么多。”

    樓衡莫名其妙地笑了。也許是喝醉了的原因,他迷蒙眼神里的陸晃,生著氣的模樣居然還有些可愛。

    “老板,有沒有人過你其實還挺有味道的。”樓衡蹭到柜臺邊上。

    陸晃抬眼掃了他一會,低頭去找電蚊拍。

    “我喜歡你這里。你做的菜也越來越好吃了,嗯,你嘛,我也挺喜歡的……”樓衡磕磕巴巴了幾句,自己都覺得寒。

    陸晃看他搖搖晃晃越走越近,心里躁得不行:“你有病啊樓衡。別些亂七八糟的,滾床上睡你的覺去。”

    樓衡默默地又貼近了幾分。他把手撐在柜臺上,把陸晃堵在了角落里。

    被他那種不掩飾的可怕眼神盯著,陸晃也受不了。他認輸一般地揚了揚手:“好,你醉了,我服你,你消停會兒行么?你……你他媽別湊過來!我警告你,老子喜歡男人,你再過來……”

    “哦……”樓衡恍然大悟地嘆了一聲,隨即笑得又開心又狡猾,“這么巧?我也是。”

    樓衡往陸晃嘴上啃了一口,啃完又舔舔,像是撫慰更似引誘。

    陸晃僵在那兒一動不動,樓衡心里樂開了花,臉上還是裝出一副神志不清的醉態,整個人都黏在了陸晃身上,這里蹭蹭那里蹭蹭。

    第三次他再親上去的時候,陸晃終于做出了一點回應。

    這一點回應像爆之前落下的火種,轟的一下把兩個人都卷了進去。

    樓衡沒料到陸晃一旦熱烈起來居然那么兇猛。他有些招架不住,又受不了自己居然落于下風,一場啃咬下來兩人都氣喘吁吁,渾身是汗。

    喘息和汗氣混雜在一起,欲念更盛。

    “陸晃。”樓衡抱著陸晃的腦袋在他耳邊,“到床上,快。”

    陸晃的聲音喑啞,落在樓衡耳朵里是難耐的誘人:“那么急?嗯?”

    “難道你還想我抱你過去?”樓衡都快急死了,“我東西都帶來了,就在我外套里。”

    陸晃嗤地一聲笑了。他捏了捏樓衡的后頸,把另一只手伸進樓衡甩在柜臺上的外套里:“你居然有備而來?”

    “是啊。”樓衡也笑,“怕你疼。”

    陸晃:“……嗯?”

    樓衡被陸晃的磨蹭氣壞了:“姓陸的你到底做不做?我什么都備好了。”

    摸出套子和一管潤滑油的陸晃默了一會兒,:“你好像弄錯了一件事啊樓衡。”

    “什么事!有話快!”樓衡揪著陸晃的衣領低聲吼。

    “應該是,我怕你會疼。”

    樓衡:“……???”
百易科技全民街机捕鱼 在线股票行情 股票配资门户 找恒瑞行配资 天津麻将机 合法配资平台排名 极速赛车开奖官网168 股票行情k线图 360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广西快3官网 刘伯温期期精选一肖大公开 黑龙江36选7开奖软件 捕鱼游戏下载 推倒胡是什么意思 大股票论坛 开元棋牌app二维码 黑龙江11选5下注平台 如何在家网上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