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野狗馴養指南 > 野狗馴養指南 第51章 即使你是混蛋

野狗馴養指南 第51章 即使你是混蛋

 熱門推薦:
    1;912;5991;;19;19;19;6;5;5;1;8;1;21;6;9;11;09;;甩開手完全是下意識的動作,而陸晃現在問起,樓衡才反應過來。

    那一刻強烈的“不能被發現”的念頭占據了他的腦子,樓衡心想糟了陸晃肯定生氣了,忙試圖解釋:“老板,我……”

    他了很多話,陸晃只是默默注視著他。

    樓衡也不吭氣了。陸晃的眼神有些可怕。

    “我不是生氣,是……”陸晃抿抿嘴,“是什么我也不清楚。我能告訴你的是,如果是我,我不會放手的。”

    樓衡與他隔著幾米對視著,突然干笑了一下。

    “實在的,我不是太相信。”他,“你在病房里過以后如果我的手真的短了一截,你會牽著我走。我……我挺感動的。就算你的是假話我也很感動。但感動歸感動,我不相信你。”

    陸晃吃驚:“我……”

    “因為你騙過我,很嚴重地騙過我。”

    陸晃不出聲了。

    樓衡皺著眉頭,但嘴角又浮起一絲笑,表情矛盾:“就連丘陽和馮導也跟我過,你是個很喜歡捉弄別人的家伙。陸晃,你又那么會演,反正我分不清你什么時候是真的,什么時候是……是演的。”

    氣氛有些尷尬,陸晃圈起手指抵在唇邊輕咳了一聲。

    “所以是我的不對?”他,“你確定當時你沒有別的想法?”

    樓衡一愣:“什么別的想法?”

    夜風輕浮,有雪沫的冷冽氣味在空氣里縈回。樓衡立在不遠處的燈柱下,不太明亮的光線從他腦袋上灑下來,白色圍巾變成了橙黃,連頭發也成了褐色。

    陸晃看了他好幾眼。“在我看來,你把自己的前途看得比任何東西都重。”

    樓衡臉色霎時一變。

    “不是現在的感覺,是一直以來我都這樣認為。你和我在一起的最開始不過是想從我這里得到些對你有用的建議而已,我的賣部可以為你提供棲身之所,你可以去蹭蹭飯躲躲雨什么的,何樂而不為?我是個賣部的土鱉老板,就算你曾經跟我有過什么不正常的關系,我又能上哪兒理?多安全啊,根本不會威脅到你的未來。”

    樓衡臉色青白。陸晃著著竟然笑了起來,有些澀。

    “你要把《大唐君華》的角色讓給我,老馮跟我了。樓衡,我很感動。因為知道這個制作對于你的意義,所以我才會更加感動。但原來不是這樣的。你已經有了退路,所以才會把這個劇讓給我……”

    “我沒有!”樓衡打斷了他的話,“當時我并沒有這樣想過!”

    “……是么。可我也不相信你。”陸晃定定看著他。

    樓衡氣得發抖,但被陸晃點破了之前他的那些心思,氣憤之中又有著羞愧。

    畢竟那都是真的。

    “你還在事業上升期,你是要做大明星,要拿最佳男配角獎杯的人。被別人發現你和一個男人手拉手走在路上,多丟人,多惡心啊。”陸晃輕輕地。

    他把樓衡的表情變化都看在眼里。

    “我也喜歡你,這句絕不是假話。那天你還抱著我哭來著。我相信你的,但那又怎么樣呢?無論我多么重要,在你心里總要讓步給你的事業和野心。今天在鄧廷歌面前甩開我的手,你能保證未來不會有一天把我踩到地底?”

    樓衡聽他了這么多,腦子亂糟糟的。這時樹上一團雪砸下來,正好落在他頭頂。被凍得一個激靈,樓衡總算清醒了些。

    陸晃對他的指責讓他心里又氣又難過。他騰出沒傷的那只手把頭頂的雪拂下來,咬著牙:“好啊,既然我是這樣的一個混蛋,你他媽就別再來招惹我了!你他媽自己捂著良心,后來的哪一次不是你故意挑我的?你以為我不知道、我看不出來?誰愿意看到個套也往里面踩啊?要不是對你有意思誰會愿意去你家吃飯啊!你做的飯難吃死了你特么知道嗎!撇得那么干凈,別得好像你曾經多對得起我似的!”

    吼得太用力了,傷手一跳一跳地疼。樓衡恨恨瞪了陸晃一眼,大步擦過他肩膀往山下跑了。

    陸晃的手指撓撓鼻頭。得好像有些過了,他想。

    樓衡是吃軟不吃硬的人,陸晃自然一早就知道。但剛剛樓衡的動作確實讓他不爽了。

    陸晃也意識到,除了各自的目標不一樣,在彼此的心里,各自的位置也不一樣。

    他的愿望只是拍戲,以lt演員的身份闖出些名堂,為那位點醒和教導自己的人正名。名氣、人氣、關注度、粉絲數量……這些陸晃都不太在意,有自然很好,沒有確實也不會對他造成太大的影響。

    但樓衡卻不是這樣的。

    “話還沒聽完就跑了……”陸晃抖落方才隨著風飄過來的雪絮,轉身也走下了山。

    樓衡正在自己房間里單手揪著枕頭發悶氣,門被敲響了。

    “沒人!”他吼。

    陸晃干脆打他手機:“開門。”

    樓衡掛了電話,順便把燈也關了。

    陸晃又發短信:【你不開門,我就一直敲。你們劇組基本都住在這層樓吧?】

    等了片刻,樓衡一臉怨氣地開了門。陸晃輕巧地擠進門,反手關上。

    “我話還沒完你跑什么。”

    樓衡冷笑:“你的話好聽啊?我必須聽?”

    “沒錯,樓衡,你是個混蛋。”陸晃笑道。

    樓衡一聽又炸毛了:“滾滾滾!”

    “你虛偽,善變,表里不一,喜歡騙人尤其是騙我,不知道什么時候能付出真心。至少以前的你是這樣的。雖然現在也沒好到哪里去……”陸晃拉著樓衡的手不讓他推自己,順手把他的手按在自己臉頰邊,輕聲道,“你是混蛋,而我是傻瓜——即使你是這樣的混蛋,我居然也喜歡你。”

    一直亂動掙扎的手停住了。樓衡呆呆看著陸晃。

    “就看在我喜歡你的份上,以后不要做會讓我傷心的事情行么?”

    陸晃扭頭親了親樓衡的手心。

    房燈剛剛被關了,只有床頭燈還亮著。樓衡的手心發熱,陸晃估計他是臉紅了,可惜看不清楚,很是遺憾。

    “……你又假話。”樓衡聲音有些發顫。

    “不是假話。”陸晃順手把他抱住了,“我發誓,在你面前,我永遠都是真的。”

    樓衡的臉擱在他肩膀上,肌膚接觸的部分果然很熱。

    良久,樓衡才嘟囔著了句“這句話聽上去就很假”。

    “嗯……”陸晃知道樓衡聽進去了,心里很舒坦,抱著他就開始閃一些旖旎的念頭,“那我們來點真的。”

    他攬著樓衡的腰,手掌一挑一滑,就從他針織衫下擺鉆了進去,摸到了光滑的腰部皮膚。突如其來的冰涼讓樓衡抖了一下,很快被陸晃掌心的熱度紓解。

    完好的右手圈著陸晃的脖子,樓衡把陸晃略略向自己這邊壓下來。兩人吻得濃密,舌尖糾纏難解,樓衡因為陸晃觸碰到自己上顎的柔軟器官尖端而發抖,背脊起了一片雞皮疙瘩,又立刻被陸晃的手掌撫平。他舌尖舌根都麻了,分開時不由發出吞咽的聲音。陸晃微瞇著眼,伸指抹去他唇邊殘留的口水印子,順著在他唇上抹過去,將手指伸進了樓衡口里。

    樓衡差點就這樣軟了下去。

    背脊靠在冰涼的粗糙墻紙上,衣服被掀開了一半,陸晃有些失控地舔吻著樓衡,手搭在了他的皮帶上。

    “等等……”樓衡喘著氣抓住陸晃的手,“不行,明天有工作。”

    “可你都硬了。”陸晃在他耳邊輕聲,隔著衣物觸碰他。

    樓衡一邊發抖一邊用令自己也吃驚的意志力推開陸晃:“不……嗯等等,別親了……不行……”

    陸晃也沒想真的折騰他。將樓衡抱得更緊,他嘶啞著低聲:“那,我碰碰就好。”

    “嗯……行。”樓衡腿有些發軟,此時恨極了自己受傷的那只手,讓他無法盡興,“你抱抱我……”

    “信我么?”

    樓衡混亂地點頭:“嗯、嗯。”

    隔天開工的時候,鄧廷歌主動向陸晃打了招呼。

    陸晃確定,鄧廷歌看到了他和樓衡相握的手。他完全不在意,反倒很高興能和鄧廷歌正常交往。

    “那是隔壁劇組的人么?”鄧廷歌坐在休息椅上喝茶,很隨意地問。

    陸晃跟他簡單了下樓衡的情況,言語間略略帶著夸大和吹捧。鄧廷歌很溫和地笑,邊聽邊點頭。

    拍攝間隙,陸晃遠遠看到樓衡又騎馬了,還帶著他那只傷手。只是少年人意氣風發,毫無拘束,馬蹄翻飛間草浪翻滾,那的傷更添了幾分灑脫氣質。他站在草坡上邊看邊笑。

    樓衡也是老遠就看到了陸晃。昨晚上兩人確實沒做到最后,后來樓衡半夜起床時,發現先前跟自己一個被窩的陸晃已經回去了。拍攝結束后他就跑了過來。陸晃揮手讓他慢點,兩人在草坡下會合時樓衡第一句話就是——我想起來了。

    他昨晚入睡時心情大好,夢見了和陸晃相識不久的事情,順帶做了一場旖夢。

    醒來之后樓衡終于想起他為什么覺得譚遼那瓶酒的味道熟悉了。

    它和他在陸晃賣部里喝的那瓶自釀葡萄酒是一樣一樣的。

    陸晃眼里奇異的光亮閃了閃,立刻掏出手機給丘陽撥電話讓丘陽過草坡這里來。

    樓衡看著他。陸晃沖他眨眨眼:“驗證一件事。”
百易科技全民街机捕鱼 捕鱼游戏网络版 酷网网赚论坛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 有哪些正规的捕鱼平台 追光娱乐2018版本 今日股市行情怎样 福彩3d牛票票3d实票 上海选四最新开奖 中超赛程 吉祥棋牌电脑版? 北京赛车预测软件 捕鱼微信24小时上 在线斗牛棋牌游戏 广东11选5一中一免费计划 香港1861图库最全图库35图库 亦乐贵州捉鸡麻将下载遵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