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馭龍玨 > 第二百章 掃把星下界

第二百章 掃把星下界

 熱門推薦:
    帝辛從木桶里站了起來,然后濕漉漉的邁出了木桶,而后坐在了邊沿上,滿臉濕漉漉的望著我,我也望著他,一會的功夫,我們都噗嗤的笑了出來,我趕忙拿了一塊干土布,將帝辛臉上的水擦了擦。

    “這天這么涼,你是要一直穿著這一身直到受寒為止嗎?”

    “你這可有男人的衣和裳嗎?”

    我看著帝辛搖了搖頭,

    “沒有的!”

    “那我脫下這一身穿什么呢?”

    “我可以給你幻化一身新衣和裳,”

    “剛才在水里的時候,你、你親了我?”

    “那又怎樣?”

    “我要親回來?”

    帝辛閉上了眼睛吻向了我,而后我摸了摸自己的嘴。心想,絕不能讓帝辛在這里跟我癡纏,否則對我對他都沒有好處。

    我看向了帝辛,

    “看來今晚的月色在沒也無暇去賞了,公子今日就到此吧?”

    “妲己,我.......?”

    “公子請回吧?”

    “不,我不走!要走的話你跟我一起走?”

    這帝辛今晚是抽的什么瘋啊!這怎就突然這樣了呢?話說,這土地公不是說會有辦法不讓玄磊察覺的嗎?怎就沒見他有什么動靜呢?

    “妲己從朝歌走后,我每日里無不惦念著你,你知道我是為何來朝歌嗎?全都是因為你呀!我怕我們朝歌一別就成永遠了,我風塵仆仆的從朝歌而來都是為了你呀!”

    “這、......”

    “不這了,我知道的你喜歡我。”

    帝辛將我打橫抱了起來,然后眼望著我,

    “既然這樣,我們就不要蹉跎歲月了?”

    帝辛將我抱到了床榻之上,吻向我,而后他將床頭的帷幔合了起來。

    次日清晨,我早早的便從睡夢中醒來。我看向了一旁帝辛那張和敖潤一模一樣的臉,高高的鼻子,長長的睫毛,越看越是喜歡,帝辛微微的睜開眼睛,笑著看向我,

    “你醒的好早啊!”

    “嗯嗯,你也起的挺早的。”

    帝辛我住我的手然后放在他的唇邊親了一下,然后看向我,

    “我該起了,不然一會玄磊他們過來找你的話恐怕會給你惹來麻煩的?”

    說完帝辛起身穿好了衣和裳,坐在了床邊看向我,

    “一有時間我便過來看你如何?”

    我也起身坐了起來,

    “這里恐怕不行,玄磊昨日已經有所察覺了。”

    “那你可以去黃飛虎那里找我呀?”

    我沖著帝辛點了下頭,帝辛轉頭沖著墻面喊道,

    “鐘馗快快現身!”

    只見鐘馗從墻面走了出來,看向帝辛,

    “少主!”

    “你們、你們........,好你個鐘馗,昨晚不是不是在房里了,那我和帝辛做什么,你是不是也全都看在眼里了?”

    “少夫人放心,鐘馗不該看的什么都沒有看,而且鐘馗昨晚也不在此處,是今早剛剛才到的。”

    帝辛看了看我,

    “他說的是真的,你就放心吧!”

    當當當當——

    “妲己你起身了嗎?”是玄磊的聲音。

    “哦哦,我這就起來啦!”

    “那快點吧,就等你了,一會我們出城去找姜尚?”

    “好,我知道了!”

    鐘馗挽著帝辛的手臂,帝辛看向我,

    “你不來黃飛虎那里找我,我便來找你?”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帝辛和鐘馗走向了墻面,而后便消失不見了。

    我則是起身熟悉了一下,而后開了房門,走到了正堂。

    只見玄磊和土地公還有哪吒就坐在正堂,

    “丫頭啊,你總算出來了?”土地公看向我問道。

    “是啊,今日起晚了!”

    土地公看了看我,然后縷著胡子笑了笑在沒有說話。

    “姐姐,今日的臉色好看了許多呀,這臉上還紅撲撲的呢?”哪吒笑著看向我說道。

    “就你話多,好了咱們趕緊走吧?”

    打我從房間出來后玄磊只是看著我卻是始終都沒有說話。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了。

    我們四人出了宅院的大門,一路朝城外走著。這一路走來誰都不曾說過話,似乎都看出了玄磊有些與往常不同。我看向了玄磊,

    “玄磊,你說這武吉現在是不是已經應該在姜尚那了呢?”

    玄磊看了看我,表情嚴肅的回道,

    “應該是的,我們當日告訴他只有姜尚才能救得了他,他是不想死的自然一醒來便會去尋姜尚的。”

    “嗯嗯,我也是這么想的。那我們快些走吧,前面不遠就是姜尚的攤位了。”

    玄磊沖著我點了下頭,而后我們大步的走向姜尚的算卦攤位。沒想到,到了那里以后,這姜尚今日竟然沒有出攤。也對如果武吉先一步找到他的話,那武吉可是大周犯了人命的要犯呢,自然是不能青天白日的出現在這里的。

    我看向了玄磊,

    “姜尚沒有出攤,我們該怎樣才能找到他呢?”

    哪吒看了看我,

    “姐姐,問問旁邊的攤位總會有人認得姜尚的?”

    我摸了摸哪吒的腦袋,

    “也對呀,哪吒真聰明!”

    旁邊就有一個賣梨子的攤位,這攤位上就坐著一個胖乎乎的年輕男子,我笑著看向他,

    “這位小哥你可知先前著算卦攤位上一白發的老者他家住何處啊?”

    “你說那姜子牙呀?在往那邊走,走到頭向右拐,那里有一戶茅草屋,那老頭就住那兒。”這攤位上的男子指著出城的方向說道。

    我笑著沖賣梨子的小哥點了下頭而后回道,

    “謝了!”

    “哎姑娘,我這梨子甜著呢?要不要來兩個嘗嘗啊?”

    我搖可搖頭,

    “不了不了!”

    而后我們幾人朝著賣梨小哥手指的方向一路走著,不多時候便走到了盡頭,然后又朝右邊走。又走了不多時候,前面還真有一座用泥土壘砌成的茅草屋。

    這小屋的四周則是用樹枝圍起的一個小院,倒是簡樸的很。小院中間就是一扇木制的簡陋的門。我們走到木門的跟前,玄磊敲了敲門。

    里面傳出一婦人的聲音問道,

    “何人敲門呀?”

    我們相互看了看,玄磊回道,

    “我們是姜老的故人,今日特來拜見。”

    一會的功夫,只見姜尚從茅草屋里走了出來。身后還跟著一位胖胖的婦人,這婦人看起來一身的肉,臉上的肉走起路來一顫一顫的,兩只眼睛倒是挺大挺有神的,鼻梁幾乎和臉是一條線上的。眉毛淡的那幾乎是看不太出來的,這嘴吧小的是有些可憐,唇色也略微有些暗淡。足有兩百斤的樣子。姜尚走過來給我們開門,只見那婦人拿著外衫給起披到了身上,姜尚不耐煩的聳了一下肩膀,回頭看向她,

    “你煩不煩啊,你總跟在我后頭做什么?”那婦人不但沒有生氣的還笑臉相迎的回道,

    “我這不是怕你冷嗎?”

    姜尚皺著眉頭,將門打開了。一看是我們,

    “哎呀,幾位趕緊屋里面請吧!”

    我們四人跟誰著姜尚走進了茅屋,外屋是一些簡單的炊具。屋里也是十分的簡陋,一張破舊的座椅,而后就是一張都已經讓蟲蛀的直掉木屑的床榻。

    姜尚用袖子擦了擦座椅,然后看向我們,

    “幾位坐吧!”

    我們四人坐了下來看向了姜尚,玄磊問道,

    “姜老,不知可否有一年輕男子,名喚武吉的來過這沒有。”

    姜尚看了看玄磊,

    “哈哈,小兄弟一看就是聰慧之人。看來我們是有共同志向的人啊!”

    “不敢不敢!”

    姜尚揚起手,

    “行了武吉,別躲了出來了!”

    只見武吉便憑空站在我們的眼前了,玄磊恭手看向姜尚,

    “姜老的法力也是了得,佩服佩服!”

    “嗨!我這點本事在闡教也就能劈個柴做個飯什么的。”

    “姜老謙虛了!”

    武吉看向我和玄磊,

    “多謝兩位恩公指點,才讓我尋得師父,這才保全了武吉的一條命啊!”

    玄磊擺著手,

    “不謝不謝,這都是你自己的造化呀,命不該絕!”

    只見那兩百斤的胖女人走到拿著茶壺,茶杯走到我們跟前,笑著看向我們,

    “幾位客人請和茶吧?”

    剛說完這些話,這兩百斤的婦人也不知道是腳下打滑還是怎的,連人帶壺,迎面向我趴了過來。說是遲那是快這哪吒急忙閃我我旁邊接住了那個兩百多斤的婦人。這滾燙的茶水撒了哪吒一臉呢,這哪吒那嬌嫩的小臉被燙的通紅。

    姜尚起身看向那婦人,

    “你又過來做什么,趕緊走遠一點?”

    那婦人倒是挺聽姜尚的的話,撅著嘴走了出去,而后跑坐在了院子里。

    我看向哪吒,

    “哪吒你怎么樣了?”

    “姐姐,我的臉好疼啊?”

    “沒事,姐姐馬上給你醫。”

    土地公看向我說道,

    “讓我來吧?”

    土地公走到哪吒跟前,用精元給他醫著臉上的傷。

    我看向哪吒,

    “哪吒怎么樣好些了嗎?”

    “好多了,別擔心了,已經不疼了!”

    玄磊看向姜尚,

    “那位婦人可是您的夫人啊?”

    姜尚搖了搖頭,

    “她住的不遠,自從來我算卦攤位上算過一次,就纏上我了,怎么攆都攆不走啊!”

    玄磊擦了擦額上的汗,

    “此人是掃帚星下界,恐怕姜老和她走的太近的話會對你有所不利。”

    “多謝小兄弟直言相告,我怎會不知她是掃帚星轉世,但是她就纏上我了,她一個女流之輩,我打嗎打不得,罵嗎又罵不出口。哎真是苦了我了,遇到它以后,我一日也沒有安生過呀!”
百易科技全民街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