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至尊劍皇 > 至尊劍皇 第二六五一章 寂淼巨頭

至尊劍皇 第二六五一章 寂淼巨頭

 熱門推薦:
    在場強者們都是一驚,這些被禁錮的生靈,難道還能復生么?

    隨即,大混戰爆發了,隨著被禁錮生靈們的加入,廣場上的戰局非常混亂。

    對于準巨頭骸骨們來說,其他三方強者們都是敵人,攻擊起來都是無差別的。

    至于秦墨等同伴,所要應付的敵人則是兩方,壓力立時小了不少。

    轟轟轟……

    空間徹底崩碎了,在場的許多強者都是隕落,喪生在肆虐的戰斗余波中。

    然而,令人頭皮發麻的一幕出現,這些隕落的強者都是飛起,有些碎裂的身形也是在迅速恢復,被吸入圓臺中,成了禁錮生靈。

    這一情景,讓許多強者感到發毛,這才明白過來,圓臺上的禁錮生靈殺出,等于是整個廣場周圍,都籠罩在圓臺的力場下,若是不幸戰死,就會成為被禁錮的生靈。

    這樣的結果,乃是任何強者都不愿見到的,哪怕成為被禁錮的生靈,能夠長久的生存下去,卻是徹底喪失了自由。

    砰砰砰……

    那些準巨頭骸骨們飛撤,不愿再次逗留,朝著廣場外飛離,他們心機深沉,知曉形勢不對,立刻就遠遁。

    “你們三個渺小的生靈,等著我們的制裁吧……”其中一個準巨頭骸骨森然道。

    正在這時——

    在天空中,一道巍峨身影出現,抬手一指,無邊圣力沖天而起,化為一座座門戶,瞬間禁錮了這里。

    廣場四周,那古老禁制迅速恢復,竟是比之前還要堅固。

    “你……,沒死……”

    一群準巨頭骸骨們驚呼,認出那巍峨身影,正是在巨門中的那老者。

    不過,此刻的老者氣度威嚴,散發著一種浩蕩無邊的大勢,伴隨著那一指點出,一群準巨頭骸骨們都被禁錮在半空,再也無法動彈。

    同時,廣場上交戰的強者們,也是身形無法動彈,都是維持著各種各樣的姿勢,被禁錮在原地。

    四周,一股無比柔和又強大的圣力蔓延,將廣場上肆虐混亂的氣勁消弭一空。

    這一情景,使得在場強者們都是駭然,如此恐怖威勢,乃是有著定鼎之力,堪比巨頭之威能。

    秦墨也是驚嘆不已,這老者的本體,確是一位巨頭級強者,卻是想不到,所留下的一道意念,也有這樣可怕的威勢。

    砰砰砰……

    空間中,無邊氣勁肆虐,將這群準巨頭骸骨悉數轟成粉碎,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這一幕著實驚世,這群準巨頭骸骨的實力,雖是比不上生前,但是,聯手之勢也是堪比巨頭,卻是無法承受這老者的一擊。

    眾多強者中,唯有寥寥數大強者明白,這就是巨頭級強者,與準巨頭之間的差距,在境界感悟上相差太遠了,一旦動用巨頭的本源之力,根本不是下位強者能夠抗衡的。

    這也是為何,巨頭級強者那般可怕,近乎不可戰勝。

    自古以來,挑戰半步巨頭,準巨頭的戰斗,偶爾會有獲勝的奇跡戰績。

    但是,與巨頭級強者的交鋒,即便能將之重創,也罕有聽聞下位強者,越階挑戰巨頭級強者成功。

    “這位強者,就是開辟此處秘地的主人么?難道還存活在世間?”

    “不,這位強者已經逝去了,這是一道投影,想不到還能發揮出這樣的威勢。”

    眾強者臉色連變,都是感到驚懼,直到這老者出手,才能真正體會到,開辟這一秘地主人的可怕。

    砰!

    此時,廣場另一邊,銀澄出手了,催動祖陣之技,對土之派系等強者,發動無比狂暴的攻勢。

    “你……”

    土之派系眾強者大駭,他們身軀還被禁錮,無法動彈,如何能夠抵擋銀澄的狂暴攻擊。

    秦墨也是出手了,朝著鋒羽殿主斬出了一劍,劍光沖霄,蘊著無邊殺機。

    這一劍,乃是秦墨劍道大成以來,全力斬出的一劍,他自信就算無法斬殺鋒羽殿主,也能將之重創。

    “你這臭小子……”

    鋒羽殿主面容猙獰,全力發動巨頭禁器,硬生生從古老禁制的禁錮中脫身。

    然而,就在這一刻,一股澎湃如巨潮的氣息涌現,一下子將巨頭禁器收走了。

    “怎么回事?!”鋒羽殿主駭然失色,真正感到了驚恐。

    要知道,三大派系的巨頭禁器,乃是寂淼巨頭親自賜下,根本不可能被奪走。

    若是誰膽大包天,想出手搶奪巨頭禁器,則會驚動寂淼巨頭,其后果如何,不言而喻。

    現在,這件巨頭禁器竟被輕易收走了,鋒羽殿主可不認為,這老者會有這樣的實力。

    此間秘地曾經的主人,即便是巨頭級強者,也不可能強過寂淼巨頭,如何能夠收走巨頭禁器。

    那么,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實則只有一位。

    “大人恕罪!?”鋒羽殿主高喊。

    這時,那道驚世劍光已是斬至,將虛空斬開,蘊著斬滅星辰的力量,穿透了鋒羽殿主的身軀,在其身體正中出現了一條劍痕。

    嘭!

    下一刻,鋒羽殿主的身軀爆開,血肉橫飛,竟是當場隕落了。

    這一幕,使得土之派系眾強者尖叫,充斥著難以置信,不敢相信鋒羽殿主連秦墨一劍也承受不住。

    與此同時。

    一股浩瀚的玄奧之力降臨,將土之派系眾強者籠罩,抵擋住銀澄的絕殺攻勢。

    “這是怎么回事……”狐貍也是吃了一驚,感受到那種恐怖的氣息,不敢再冒進。

    “不要動手了。”

    秦墨持劍而立,心中震動,剛才那一劍,鋒羽殿主等于是沒有防御,那件巨頭禁器直接被收走了,他隱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轟轟轟……

    廣場上,一具具準巨頭骸骨爆開,最終這些亡者全部被消滅了。

    “可以了,接下來,閣下有何事……”那老者頷首,而后看向虛空中一處,開口道。

    在場強者們都是恢復了自由,卻是無人動彈,似是都猜到發生了什么。

    桑大人臉色驟變,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竟是頭也不回的逃命了。

    轟!

    一陣轟鳴傳來,桑大人的氣息消失了,竟是被瞬間轟殺了。

    在場強者們都是顫栗,明白心中的所想,變成了現實,卻是令人驚懼的事實。

    “寂淼巨頭大人……”寂隊長高呼,卻是充滿了驚喜。

    此刻,從遠處的虛空中,傳來一個威嚴聲音:“鋒羽動用禁器,針對同一領地的強者,本座已經處置了。至于土之派系其他的人,雖是從犯,但是,也是同屬一個領地,就先放過,回到領地中,自己去領罰。”

    銀澄微微咧嘴,而后收手,不再說什么。

    這狐貍雖是睚眥必報,但是,一位巨頭出面,它自然不敢再說什么,只是心疼毀去的那件陣道神器。

    隨即,寂淼巨頭并未再說什么,而是與那老者以意念交談,也不知談了些什么。

    良久,虛空恢復平靜,寂淼巨頭已是離去了,沒有了聲息。

    只是,在此之前,秦墨耳邊,則是傳來那威嚴的聲音,讓其返回巨頭領地時,到寂淼巨頭的殿堂一行。

    “此間事情已了,爾等都獲取了各自的機緣,可以離去了。”那老者則是這般呵斥道。

    在場強者們面面相覷,那些頂級勢力的強者們嘆息,搖了搖頭,紛紛離去了。

    桑大人被瞬殺,最強傳承沒有著落,這一次可以說是白來了,這些頂級高手們固然有怨氣,對于秦墨等很仇視。

    但是,面對寂淼巨頭的威勢,卻是誰也不敢質疑,若是惹怒了寂淼巨頭,那后果就是滅宗的下場。

    尤其,在目睹桑大人這樣的無上黑靈體,竟是瞬間被抹殺,對于這些頂級勢力的強者們來說,帶來的震撼實是太大了。

    …………………………………………………………………………

    (強烈推薦烏山云雨新作《道祖,我來自地球》!)
百易科技全民街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