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萬界偵探社 > 第一百十二章 出發

第一百十二章 出發

 熱門推薦:
    陸羽看了看時間,發現豈止已經是晚了,這是都十二點多了。

    嚴格意義上來說,可已經算是第二天了。

    雖然他的精神力得到晉升之后,所需要的睡眠時間已經大幅度的減少了,但是肌肉什么的恢復也是需要一定時間的。

    而且等天亮了,他們可還有個“大活兒”要干呢,不好好休息可不行。

    所以他也沒多耽擱,把小胖從酒店的酒吧里拽了回來便各自回了房間。

    當然了,阿比斯是不用睡覺的,但陸羽也有對策。

    阿比斯的腦回路雖然有點特別,但智商絕對不低,花了半個小時教會了阿比斯怎么使用手機電腦,陸羽就再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了。

    網絡足夠消磨它的時間了。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五點,陸羽就準時醒了。

    雖然只睡了四個小時,但這久違的舒適環境,還是讓他感覺非常的神清氣爽。

    再看電腦旁的阿比斯。

    嚯,天知道它是怎么做到用尾巴也能將電腦操作的如此靈活的。

    對于醒來的陸羽,它也懶得廢話,一心沉浸在網絡世界里。

    在這一刻,陸羽突然有點方。

    萬一哪天阿比斯的次級魔王老爹發現它兒子因為陸羽染上了“網癮”,那就真的好玩了。

    不過也就方了一下而已。

    他們惡魔的壽命那么長,等阿比斯那不靠譜的老爹想起來它,陸羽這個人類早壽終正寢了,還有啥好怕的。

    洗了個澡,換上楚玨給他準備的衣服(做任務老穿著t恤牛仔褲什么的也不是個事兒啊),陸羽便先下樓準備吃點早餐。

    當然,他可是問過阿比斯的。

    可沉迷在網絡世界里的阿比斯只是讓他按照他吃的,翻個倍到時候給阿比斯送上來就行了......

    至于小胖,這小子一天不睡滿十個小時那基本就屬于沒睡醒,雖然今天有事要做,是肯定不可能讓他睡上十個小時的。

    但現在去叫吧,對于精神力沒有提升過的小胖而言,只睡四五個小時也著實有些殘忍。

    思量再三,陸羽還是決定等吃完了飯再來吧。

    陸羽本以為自己應該是最早起的吧?

    可走到樓下,他才發現,楚玨早就已經醒了。

    一聲運動裝打扮,想必是剛晨練回來。

    嗯,這很正常,畢竟她的精神力多半比陸羽還高。

    而且有晨練的習慣也不是什么壞事嘛。

    可是周圍跪了一圈,以頭搶地的黑衣人是什么鬼啊?

    楚玨這是路上碰上什么山口組,山田組的櫻花國特色社團了?

    把人都給收拾了?

    這也不至于讓人家來酒店磕頭啊。

    楚玨雖然有恃無恐,也有點大小姐脾氣,可還真沒這么浮夸的習慣啊。

    好吧,不管什么情況吧,看這幾個黑衣人多多少少還有動靜,好歹沒死,這就行了。

    “你醒啦?”楚玨也看到了陸羽,展顏笑道。

    “嗯嗯......他們是誰啊?”陸羽撓了撓頭,顯然是有點懵的。

    “哦,沒啥。”楚玨也頗為無奈的環視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黑衣人:“警視廳的便衣。因為皆神村的事情,昨天一天時間出現了上千名遇難者。死狀全都極其殘忍,還有不少目擊群眾,所以警視廳已經壓不下去了,也根本沒法壓,只能派人來求我們快點動身,解決問題。”

    “求兩位大人幫幫我們櫻花國的普通民眾吧!”黑衣人中領頭的一個,搭茬的反應倒是夠快的:“我們的父母家人也有受害的,所以我們都是真心前來請求兩位大人的,絕非是受那些官僚所指派!

    若是兩位大人不信,我愿刨腹以明志!”

    陸羽本以為這個黑衣人估摸著跟岡板日川差不多,也是來流氓假仗義的。所以并沒有阻攔。

    豈料,這黑衣人掏出脅插,完全沒有半點猶豫,一下子就捅進了自己的腹部。

    這還不算完,畢竟這樣的傷害,只要不是傷及了內臟,其實還是比較好治療的。

    可是他還在試圖用顫抖的手推動者脅插,向肚子另一邊劃去。

    這次陸羽可不能再坐視了。

    這就算是知道他們不會看著死,會出手相救的話,也太豁得出去了。

    就憑這個,救下也就救下吧。

    陸羽一個手刀將黑衣人握刀的手打掉,卻不敢讓刀也掉落,緊緊捂住了他的傷口。

    可是他能做到的也就僅此而已,他可沒有什么治療類的能力,所以也就只能用求助似的目光看向楚玨。

    楚玨也是知道他這毛病的,也就沒多說啥,只是白了他一眼,快步走到黑衣人身邊,干脆利落的將黑衣人腹部的刀拔出。

    同時取出一瓶疑似道具的噴霧噴在了黑衣人的傷口上。

    可怖的傷口隨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了。

    只是剛剛這么一會兒,黑衣人的血就流得不少了,所以臉色蒼白,嘴唇也沒有了血色。

    看來是得吃上幾個月補品補補了。

    給黑衣人完成了簡單治療的楚玨,將噴霧收起,轉身看向其余的人說道:“如果誰還想尋死我不攔著,也不會再治了。你們說破大天去也罷,把自己說得再可憐也好。

    你們自己清楚為什么你們會來到這里。

    笑話,不是那些官僚派你們來的?京都城多少人,偏偏你們警視廳便衣的親人就死了,我瞧瞧,十幾個。

    這里面要是沒點貓膩你們信嗎?

    我也不多說什么了,你們沒有膽量跟真正害死你們親人的人去報仇。

    也沒有膽量真的去為百姓解除詛咒,倒是有膽量來這自殺的?

    好了,我們很快就會動身,滾回去跟你們主人復命去吧。”

    黑衣人們聽到楚玨的話,沒有一個因為完成任務而感到有絲毫慶幸的,反而一個個臉色鐵青,不知該說些什么。

    “在下......在下告退。”幾個膽子大的黑衣人說了一句,便站起身來準備向外退去。

    “慢著,把他給帶走。”說著,陸羽將剛經歷過刨腹的那名黑衣人單手提了起來,向幾人扔了過去。

    救人是因為他不忍,但再多的也就別想了。

    一幫懦夫是沒有資格得到他的尊敬的。

    看著黑衣人狼狽離開的樣子,陸羽向楚玨問道:“我們什么時候出發。”

    雖然看不慣櫻花國警視廳的做事方式,但答應的事情,還是要做的嘛。

    楚玨看到陸羽并不是什么無差別的犯圣母病,也有些開心地說道:“現在就出發。”
百易科技全民街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