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崩壞的櫻花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女王降臨(12)

第二百六十五章 女王降臨(12)

 熱門推薦:
    “比起原定的時間可能要早點。”

    齊格飛說完,松了一口氣,對著身后兩人說道:“我們到家了。”

    “瓦爾特先生,你沒事吧?”

    八重櫻聞言,先問了下瓦爾特的情況,從剛才,或者說從月球離開的時候開始,他的臉色都不是很好,八重櫻也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原因。

    “無妨。”

    他只是淡淡的回復了這兩個字。

    ……

    逆熵的總部,三天前發射裝載阿拉哈托的火箭的地方,此刻正在迎接著它的再次回歸。

    特斯拉靜靜地盯著上空,兩只手不由自主的交纏在一起,像是在祈禱什么。

    “來了。”

    愛因斯坦提醒道,開始安排接收的準備。

    特斯拉則是目送著那個巨大的機器人從一個小點到地面上,走了上去。

    在她靠近的期間,阿拉哈托的艙門已經打開了。

    她的目光再次被吸引,可上面走下來的卻不是自己想看見的那個人。

    齊格飛拎著帶有機密文件的箱子,至于魂鋼則是儲存在阿拉哈托內部的儲存室,會有人去將它們卸下來。

    “特斯拉博士,很抱歉……”

    齊格飛遞過箱子,嘴里的“我沒看好瓦爾特,讓他受傷了。”還沒說出來,就被她一把搶過箱子,抱著箱子痛哭起來。

    “啊啊!啊……”

    聽到她悲傷的哀嚎,齊格飛也不知道怎么開口了。

    “怎么了,特斯拉?”

    八重櫻這才扶著瓦爾特下來,本來齊格飛還想由自己來擔任這個扶著他的工作,結果被八重櫻和瓦爾特同樣的話回絕了。

    “現在瓦爾特先生的身體在溢出大量崩壞能,雖然齊格飛先生對崩壞能的抗性不低,但是借由人類之軀接觸律者的崩壞能,可是會被崩壞能侵蝕的。”

    齊格飛只能作罷。

    而瓦爾特的呼喚讓特斯拉回過神來,看了看瓦爾特,又看了看手中的箱子,最后目光定格在了齊格飛臉上。

    “額……特斯拉博士?”

    “你個混蛋!干嘛騙我!盟主大人不是好好的嗎!為什么要說他死了!”

    眼瞧著瓦爾特和八重櫻都跟著一起盯著自己了,齊格飛趕緊解釋道:“不是我!我剛才話才說了一半,特斯拉博士誤會啦!”

    解釋了半天這才搞明白,愛因斯坦這時候也跟著走了上了,看著瓦爾特像是松了口氣道:“盟主大人,看來你至少保住了自己的生命呢。”

    言外之意,瓦爾特現在的情況并不樂觀,能保住生命算是幸運的了。

    “還多虧了櫻小姐的能力,要不然也不可能為我們爭取到這么多時間,對第二律者的降臨也已經做好準備了吧?”

    愛因斯坦點點頭。

    這時候特斯拉插嘴道:“喂喂!你們從剛才開始就在自顧自說些什么呢!我怎么一句話都聽不懂?”

    愛因斯坦淡定道:“特斯拉博士在盟主大人出發后就把自己關在房間里研究,之后更是三天都沒吃東西,現在看來她還有精力大哭,應該是沒大礙了。”

    這話說的倒也不錯,特斯拉哪怕剛才問話都是一副哭兮兮的樣子。

    “什…什么啊!什么叫我還有精力哭啊!”

    “就因為這個,盟主大人平安歸來的事情她并不知道。”

    總結完這一句,愛因斯坦就離開了,留下一句“我去安排人卸下阿拉哈托上的魂鋼原石了。”后再沒回過頭。

    場面一下子沉默了。

    “你…你沒有用那個方法啊?”

    她支支吾吾的問道。

    “嗯,沒有。”

    瓦爾特答道。

    “可惡,那還叫人家辛辛苦苦研究那么長時間……”

    她抬起頭,還殘存著淚水的臉上卻是掛著笑容。

    “沒事,沒事就好!那個東西,最好這輩子都不用!”

    說完了只有他們倆才懂的話后,瓦爾特露出了微笑,身子猛地一沉,暈了過去。

    “瓦爾特先生?!”

    扶著他的八重櫻是第一個感覺到他不對的,一把托住他的身體關切道。

    “盟主大人!你怎么了!”

    特斯拉也趕緊上前想要查看他的情況。

    “別靠近瓦爾特!”

    齊格飛制止道。

    “他現在的狀況很不對,身體在泄露崩壞能,普通人碰了是會死的!”

    特斯拉一怔,這才明白為什么從剛才開始都是八重櫻在扶著他。

    “先把他帶去監護室,趕快緊急治療一下。”

    ……

    二十分鐘后,忙活好阿拉哈托卸載任務的愛因斯坦也來到了監護室,一旁同樣也有不少人在忙著檢測,一排排儀器上顯示出復雜的數據。

    “有結果了嗎?”

    特斯拉回答道:“身體受到了損傷,加上…律者核心內的大部分崩壞能全部消失,盟主大人的身體已經無法支持律者核心的遠轉,也正因此他的身體連崩壞能都無法留滯,這才會出現外泄的情況。”

    愛因斯坦看了眼瓦爾特裸露的手臂和肩膀,皮膚明顯的有隱隱透露的裂紋獨屬于崩壞能撕裂的裂紋。

    律者的身體畢竟和人類不同,加之瓦爾特的身體本身就有隱患,這一次能保住性命的確實屬不易。

    一旁的八重櫻和齊格飛也在聽著,八重櫻對此結果也只能嘆一口氣。

    自己幫助別的人或物回到之前的時間并不是完全沒有限制,想瓦爾特這樣的律者,利用時間回流來進行傳送的效果,本身就有很大的消耗。

    而八重櫻時間回流仿佛附帶的狀態恢復效果,也是直接和她本身的崩壞能掛鉤的,就比如她在十分鐘后受了傷,回到十分鐘前除了本來就需要的時間跳躍的崩壞能,幫自己傷勢恢復的崩壞能也占不少。

    瓦爾特能保持完好的體態并且從月球回到地球一路上都保持清醒,其實也是八重櫻付出了幾乎所有崩壞能的結果,可以說那會兒如果西琳執意要追擊他們,那僅僅靠著狀態不佳的她和齊格飛,是肯定攔不住的。

    瓦爾特現在還沒清醒,之后的戰斗明顯也無法參加了,對抗西琳的主力一下子就落在了八重櫻頭上,當然齊格飛也表示自己會一直為此事出力的,算是分擔了部分壓力了。

    “愛因斯坦博士,現在逆熵還在監視著大氣層外的動向嗎?”

    八重櫻問道,畢竟她也受到了瓦爾特的肯定,在瓦爾特沒醒之前也可以和兩位博士商量對策。

    “沒錯,但是鑒于第二律者的空間能力,她的來襲必然會是突然且令我們猝不及防的,我們做好的最壞打算就是盡可能控制第二律者造成的傷亡,而非阻止傷亡的發生。”

    八重櫻點點頭,心情也很是沉重。

    “還有就是,我們的科學家已經解析了櫻小姐你特地囑咐的那些關于‘復活’的記錄,差不多也要出現結果了,兩位要不要去看一看?”

    齊格飛有些意外,好奇道:“我也要去嗎?”

    愛因斯坦點點頭,開口道:“上面,也有關于你的先祖,卡斯蘭娜家族的故事。”
百易科技全民街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