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乾龍戰天 > 乾龍戰天 第五二四章 他終于死了

乾龍戰天 第五二四章 他終于死了

 熱門推薦:
    “嘭嘭嘭嘭!”

    不遠處的灌木叢里,稍遠一點,一棵柏樹的樹干后、左邊五步遠的一塊石頭后,還有再遠一點的一棵樺樹的樹冠里,幾乎是同時綻放出來一團血霧。

    可憐見的,青階的四名親隨根本來不及反應,象四只被吹爆了的牛皮氣囊一般炸得粉碎。

    原來,這些親隨在青階面前,竟然是奴獸一般的存在。

    青階死,他們立刻象奴獸一樣慘死,絕不會多活一息!

    沈云皺了皺眉毛,張嘴吞掉現場的所有劍意與殺氣——沒辦法,他剛才用了十成之力。劍意與殺氣皆濃得不能再濃。沒有個一時三刻,無法自行散去。青階該死,但草木何其無辜!是以,他第一時間將它們吞進肚子里,盡量減少殺孽。

    然后,他才手腕輕旋,收回青霜。左手的劍指輕輕的撫過青霜……呃,此舉最初是因為年少之時打獵留下來的習慣。那個時候的他,只會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用的也是凡鐵兵刃,所以,每每獵殺成功之后,都要用劍指拂去刀上的血漬。待血漬清理干凈,他的內心也能迅速的恢復平和。到了后來,換上了青霜,即便是白刀子進,也不會紅刀子出了。但是,每每用青霜殺生后,收尾時,他還是會用劍指撫過青霜。這時,他拂去的不再是并不存在的血漬,而是撫平自己的心緒。于是,這個習慣依然保留了下來。

    現在,亦然。

    沈云真的很不喜歡殺戮。但亂世之中,沒有歲月靜好,更多的是殺戮。有時候,以殺止殺,往往是最好最有效果的法門。從牛頭坳村出來,沈云漸漸明白出來一個道理,那就是,從來,惡人不會自己放下屠刀。所以,善良的人們只能拿起武器。

    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他輕拂左袖,將余莽和參山兩個放出來。

    先前,沈云在救參山時,考慮欠周到,叫余莽狠吃了些苦頭。后者雖然沒有說,但他自己心里是很清楚的。故而,這一回,從將兩人收進袖袋里之前,他在里頭布了一個玲瓏陣。如此一來,余莽和參山兩個一進袖袋,就進入了玲瓏陣里,與外頭隔絕開來。

    且不要說他只是裝模作樣的趕了一會兒急路,外加出了兩劍,就算外頭是天崩地裂,只要他無事,玲瓏陣就不會受到一絲一毫的影響。

    事實也是如此。余莽和參山在陣中,坐在山泉邊,吹著清爽的山風,聊著將要著手的買賣,各自暢想著美好的未來,好不愜意。

    突然出來,他們首先齊齊的打了一個寒戰。

    “滋,好冷……”余莽正要說,這是什么地兒,怎么冷得跟個冰窖似的。話到了嘴邊時,他的視線正好落在不遠處的那兩朵小血花上。

    “咦,那是什么?”他好奇的改口,問了出來。不等他定睛仔細去看,一邊眼角的余光里,一抹綠色嘩啦啦的飛快從上往下劃去。

    旋即,身邊傳來一聲“咚”的大響。

    余莽嚇了一大跳,連忙低頭去看。

    果然是參山!

    它摔倒了……咦,那雙豆大的眼睛里找不到焦點,這是摔蒙了!

    好端端的,怎么摔了一跌這么狠的?

    余莽這一低頭,看到一地的冰碴碴。

    真的是冰!

    地上結了冰,并且還挺厚實的。

    所以,可憐的參山沒防備,滑倒了?

    不至于吧……他難以置信的眨了眨眼睛,后知后覺的想到:這時節,地上怎么可能結出這么厚的冰?

    啊,發生了什么事?

    余莽心里打了個突,連忙再看向先前無意中看到的地方。

    這回,他看清楚了!

    那兩道艷紅是一對斷腿上的兩朵小血花。

    目光一晃,他很快的找到了這雙斷腿的主人。

    因為就在不到三步遠的地方,倒著一個怪模怪樣的冰坨子。好巧不巧,一雙光溜溜的腿,也是一般的瘦,跟兩截麻桿一樣,更重要的是,它們都只有一截。被冰封起來的斷口,也都是一樣的紅艷,還掛著血色的冰珠子。

    目光再往上,余莽看到了一雙巨大的麻花色翅膀。同樣是被凍得結結實實的。

    翅膀之下,是破破爛爛的青色衣袍。看到樣式是明顯的落桑族的,他剛剛提起來的心,落回了肚子里。

    看到這里,他大致能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一邊繼續欣賞著這具半人半獸的冰坨子,一邊笑道:“大人,原來,落桑族人化出獸形,就是這副模樣啊。”心里很不屑的哼哼:大人不過是解決了一個化成獸形的落桑族人,參山就被嚇得昏倒,這參膽子也太小了。

    沈云收了青霜,如實說道:“他是還不及完全化形,在半道里被我打斷了。”

    余莽“哦”了一聲,目光落在那個只比真正的貓頭鷹的腦袋放大十來倍的腦袋上,嘖嘖的贊道:“它的獸形是貓頭鷹吧?還別說,真像……喲,肚子上的那個大窟窿是丹田吧?他們也有丹田……”

    沈云先前已經欣賞過了。半人半獸的,還斷了腿,有什么好看的。他的注意力放在了昏倒的參山上,上前來,在參山的身邊蹲下來,伸出右手,輕輕的在參山失神的豆子眼上拂了拂:“參山,醒醒!”

    比豆子更小的一雙黑色眼珠子轉了轉,參山吐出一口粗氣。

    唔,參味好濃!

    沈云順手拂散開來,問道:“參山,你還好嗎?”

    孰料,參山聞言,沒有任何征兆的大哭起來:“他死了!他終于死了!真是太叫高興了!”

    哦,原來又是喜極而泣。沈云滿頭黑線,問道:“你見過這名青階?”

    “豈止是見過!”參山躺在地上咬牙切齒,那兩道長須似的白眉毛更是憤怒得幾乎要飛了出去,“他是那些落桑族人的頭兒。就是他親自封住了山林,叫我們無處藏身,連逃也沒地方逃!”

    余莽聞言,驚訝的叫道:“你是說,你們那么多精怪,被一頭貓頭鷹逼得朝不保夕?”

    參山看向他,委屈的反駁道:“余爺,他是那些落桑族里最厲害的!那一次,我親眼看到他輕飄飄的把熊老怪撕成了碎片。不但是我們這些藏起來的精怪被嚇破了膽,那些落桑族人也是立馬都給他跪了。”

    余莽呵呵:“那是因為他沒碰到我們大人!”這里再無旁人。地上、四周,還有尸身上的冰都是新鮮的。殺死這只貓頭鷹怪的,只能是他的大人。

    參山收了哭聲,仍帶著哭腔,歡喜的連聲應道:“對極對極,大人之威……”

    “這里不是說話的地。參山,你先起來,帶我們去找你的朋友們。”沈云揮手打斷他,將話題拉回到正事上來。

    “是是是。”參山“噌”的立了起來,身手竟是從未有過的利落,“小的這就給大人和余爺帶路。”
百易科技全民街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