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旺夫小啞妻 > 702、那你就自己去找(2更)

702、那你就自己去找(2更)

 熱門推薦:
    老太太微微蹙眉,“你這孩子,怎么想起來摻和他們的事兒?”

    “當然了,如果老太太不把我當成一家人,我自然是沒資格管的。”溫婉補充。

    這可是老二費勁千辛萬苦才保下來的閨女,太爺那邊雖然嘴上不說,心里稀罕著呢,就連皇上都時時念著,她怎么敢不把她當成一家人?

    老太太如是想著,不得不點頭應下,“好好好,你說的也有理,那就都依著你,讓淑姐兒去家廟清靜些日子。”

    溫婉回到芙蓉院,告訴小柳氏老太太那邊已經同意了她去家廟。

    小柳氏滿臉的難以置信,“真的?”

    “自然是真的。”溫婉伸手撥了撥她耳畔的發絲,“這兩日你先在家里靜養,等你好些了再啟程,否則身子會吃不消。”

    小柳氏感激道:“謝謝婉姐姐。”

    ……

    陸晏彬很快得到小柳氏要去家廟的消息,他臉色變了變,第一時間趕來芙蓉院,就見溫婉還坐在榻邊跟小柳氏說著話。

    陸晏彬放慢腳步,嘴里喊道:“婉姐姐。”

    聽到男人的聲音,溫婉明顯感覺到懷里的小柳氏顫了顫。

    她之前說了怕陸晏彬,但沒想到會怕成這個樣子。

    溫婉一陣心疼,看向陸晏彬時,面上便沒有好顏色,“你還有臉管我叫聲姐姐?”

    陸晏彬尷尬道:“咱們是血脈至親,您再生氣,這層關系總不能說沒就沒吧?”

    說著,目光轉向小柳氏,眼神柔和下來,“淑媛,好些沒?還疼不疼?有沒有什么特別想吃的東西?”

    他不說話還好,他一說,小柳氏抖得更厲害了。

    溫婉正欲開口,陸晏彬又道:“先前下人們說你要去家廟,該不是……在開玩笑罷?”

    小柳氏雙手無措地絞著,沒有回答。

    溫婉出言回答,“是我讓她去的。”

    “好姐姐。”陸晏彬滿面糾結,“淑姐兒剛落了胎,她應該待在家里休養,家廟條件清苦,她去了那,會吃不好睡不好的,到時候恢復不好怎么辦?”

    溫婉冷笑,“你以為她留在家里就能吃好睡好了?”

    陸晏彬無言以對,沉默了會兒,再次望向小柳氏,“淑媛,你自己的意見呢?”

    小柳氏不敢與他對視,垂下眼哆嗦道:“我……我要去的。”

    “淑媛……”

    “行了!”溫婉冷聲制止,“好好一姑娘,被你折騰成了什么樣子,你給我回去好好反省,淑媛去家廟之前,不準你再來刺激她。”

    “不行啊姐姐。”陸晏彬道:“我不過來,怎么照顧她?”

    “那些年需要你照顧的時候,你干嘛去了?”

    犀利的言辭,再一次把陸晏彬問住。

    他看著小柳氏那害怕得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心中情緒翻涌,臨走前說了句,“淑媛,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直到人走了,小柳氏都還窩在溫婉懷里不敢坐直。

    ——

    小柳氏被送去家廟了。

    陸晏清坐在自己屋里,腦子里空蕩蕩的。

    他回想起溫婉走后的這幾日里,他曾有兩次去芙蓉院看她,每次剛要碰到她的手她就害怕得直哭。

    小柳氏以前不是沒在他面前哭過,但那個時候是因為蘇黛,他們之間發生了爭執,她委屈而哭。

    可現在,是害怕,純粹被他的暴行嚇出陰影來,只要他一靠近,她就覺得自己又要動手打她,又要灌她喝酒,整個人害怕得蜷縮起來。

    她一哭,就提醒著陸晏彬曾經都做過什么。

    回想起那些暴行,回想起自己的殘忍,陸晏彬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他吩咐小廝,“備馬。”

    心里總有股強烈的預感,她這一去就再也不回來了。

    他要親自去家廟看看。

    小廝為難道:“少爺,您后背的傷還沒好呢。”又說:“世子爺讓您料理家務,今兒的事還沒理完,您恐怕丟不開手。”

    陸晏彬狠狠瞪了那小廝一眼。

    小廝閉了嘴,卻是怎么都不肯去給他備馬。

    陸晏彬不管不顧,頂著再被他爹打個半死的風險,自己去馬廄牽了馬兒,騎上之后直奔家廟。

    到的時候,靜安師太卻告訴他,少奶奶壓根就沒來過家廟。

    “怎么可能!”陸晏彬的情緒面臨著崩潰,雙眼赤紅,“她明明跟老太太請示了要來家廟靜養的,你們是不是把她給藏起來了,還是她吩咐了不讓我進去見她?一定是這樣,你讓開,我要進去找人!”

    靜安師太無奈道:“少爺,少奶奶真的不在這兒,您若是不信,自己進去看好了。”

    陸晏彬下了馬,急匆匆沖進去,挨個把院子搜了個底朝天,不僅沒見到小柳氏,就連隨侍的兩個丫鬟紅香和紅菱也都不在。

    家廟里沒有小柳氏來過的痕跡,她是真的不見了。

    這個認知讓陸晏彬覺得五雷轟頂。

    所以當日她說要來家廟,其實不是來靜養,而是打算好了要永遠離開陸家離開他?

    想到這,陸晏彬狠狠一捏韁繩,調轉馬頭朝著國公府去。

    到了之后他去問老太太,小柳氏去哪了。

    老太太繃著臉道:“都讓你打得跑去家廟靜養了,你還有臉問?”

    陸晏彬不敢告訴老太太實情,又跑了一趟宋府,問溫婉關于小柳氏的下落,溫婉喝著茶,慢悠悠道:“我不是讓她去家廟了么?想來這會兒已經到了吧?怎么,你想跟去見她?”

    “不對!”

    在溫婉跟前,他再也隱瞞不下去,“淑媛沒有去家廟,她不見了。”

    溫婉問他,“不見了是什么意思?”

    “我才去過的。”陸晏彬崩潰道:“靜安師太告訴我,淑媛不在家廟,我進去把里面翻了個底朝天,真的沒有人,好姐姐,你幫幫我,一定要把她找回來。”

    溫婉眼眸微閃,“這天大地大的,我上哪去給你找媳婦?”

    “我知道你們家有很厲害的暗衛,只要讓他們出面,一定能盡快把人找回來。”

    溫婉聽著就冷了臉,“你自己弄丟的媳婦兒,卻讓別人幫你找,這是哪門子的道理?”

    陸晏彬忽然道:“她是不是在你們家?”

    越說,他越篤定自己的想法,站起身就要去搜,云彩雙眼一瞪,想去阻攔。

    溫婉道:“讓他去。”

    云彩蹙眉,“夫人,咱們家那么多院子,要讓他都翻騰過來,那還得了?”

    溫婉一臉無所謂,“東西兩院,憑他去翻去找,找不到人,我再好好說道說道他。”

    于是陸晏彬真去找了,從內院到外院,從東院到西院,每個院落,每個園子,邊邊角角都沒放過。

    等他把整個府邸翻過來,已經入了夜,陸晏彬后背的傷口因為浸了汗水而發炎,疼得他走路都發虛。

    磕磕絆絆地回到青藤居,他撲通一聲跪在溫婉面前,唇色蒼白,“好姐姐,求求你了,把她還給我。”

    溫婉問他,“你找了一天,找到什么沒有?”

    陸晏彬攥著手指搖頭。

    “那就說明她不在我這兒。”溫婉說。

    “可她走不遠。”陸晏彬篤定道:“她那么膽小的一個人,除了來投靠你,能去哪?”

    “膽小是因為被你傷得太深。”溫婉反問:“你怎么知道離開你她的膽子不會大起來?”

    陸晏彬答不上話。

    這些天他被老太太冷待,被陸平舟鞭打,被溫婉冷嘲熱諷,今日又背著滿身的傷把宋府這么大的地盤翻過來,傷口很疼,他很累,可是他不敢停,小柳氏會永遠離開他的那種預感越來越強烈。

    或許真應了一句話,有些東西,日子一久你習慣了它的存在,習慣了它的尋常不起眼,就好似習慣了每個手指都有一個指甲蓋,可真有一日將它拔了,那種疼,痛不欲生。

    斂下眼底情緒,陸晏彬艱澀道:“我只要她回來。”

    溫婉語氣無情,“那你就自己去找。”
百易科技全民街机捕鱼